欢迎访问:色久久久综合88一本道-伊人久久大香蕉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嫂子,等等俺

嫂子,等等俺

“快走吧,就快到村口了,难道你不想当男壮丁了?”陈小兰微微一笑,随即扭着浑圆丰满的臀部走向前去。

“想啊!嫂子,等等俺!”

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立马朝前方追了上去。

“老实说,刚刚是不是想偷看嫂子的身子?”陈小兰嫩白的脸庞有些微微泛红,秋水般的眸子紧紧盯着陈世美,却是丝毫没有离开过。

“我..我哪敢啊!都说了,不小心的..”陈世美难堪的笑了一声,只好摸着后脑勺发愣。

“走吧,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子!”

陈小兰一拉陈世美的手掌,便是迈着成熟妇女的步伐走向村口,心中却是喃喃自语道:“唉,命真苦,今晚本来可以享受老公的大柱子的,没想到却是..”

走了足足一个小时的路程,陈世美和陈小兰总算来到了石岗村,也就是所谓的寡妇村!

外出五年做生意,陈世美来到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,顿时间只感觉一阵陌生,不过好在他有着嫂子指引..

“嫂子,村里只剩下老弱病残的男人了?”

陈世美虽然有些不相信,但是眼前的一幕,却是令他彻底的惊呆了!几十名身穿粉红色短袖的中年女子跪拜在泥地之上,而她们的前方,则是一座座坟墓!

“村里原来有五十多名男人,一场泥石流,彻底葬送了他们的生命。”

陈小兰嫩白的脸庞有些微微憔悴,看着眼前的一座座坟墓,心也是彻底凉了下来。

“嫂子,把坟墓修建在村子里,这会不会太..”

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也没有继续说下去,毕竟这种事情很不吉祥。

“是村里的寡妇建议的,以后想念自己的老公了,便是可以带着香火来这里祭拜。”陈小兰有些心凉,毕竟那众多坟墓中,也有着自己老公的坟墓。

“世美啊,我们去祭拜一下你的哥哥。”

陈小兰无奈的喘了口气,随后便是拉着陈世美走向了坟地。这片坟地不会很大,坟墓也只有几十座,祭拜品自然都是一些什么香烟啊,水果啊,甚至冥币之类的东西。

走了十几步,只见一座灰色石碑矗立在泥地之中,这座坟墓自然就是陈世美老哥的坟墓。

“陈田汉之墓..”

五个大字赫然篆刻在石碑之上,农村人的坟墓就是这么简简单单,不像城里人那么花俏,死了人还要敲锣打鼓的。

“老哥啊,我是世美啊!我..我回来了!”

陈世美双腿有些颤抖,一想起自己的老哥,整个人便是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。

“田汉哪!你好狠的心哪!你死了,我..我怎么办啊!”

陈小兰也是控制不住情绪,竟然是当场大哭了起来,那滴滴晶莹的泪水不断的洒在泥土之上,看着便是令人心酸。

“老哥,你放心!你安心的去吧!我陈世美还在呢,嫂子的生活,我替你照顾了!”陈世美一瞬间激情爆发,竟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怒吼了出来,这一番豪言壮语,不得不令人大吃一惊啊!

“汉田啊,你听到了么?世美已经回来了,你泉下有知,一定要死而瞑目啊!”

陈小兰欲哭无泪,整个人趴在坟墓之上痛哭,胸前的独特风景线也是不断的展现出来。只见陈小兰浑圆的臀部微微翘起,发白的牛仔裤包裹下,却是勾画出一道成熟诱人的妇女曲线。

胸口的领子有些微微宽松,粉红色的文胸肩带暴露在陈世美的视野内,眼神微微一斜,很快便是看到了那两座白色娇峰,硕大而又丰满,看着便是令人口水直流,心中痒痒!

“陈小兰,你个杀千刀的死婊子!都是你老公惹的祸!要不是你老公一时兴起打猎,我们全村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遇上泥石流!”

就在陈世美和陈小兰陷入痛苦之时,周围却是传来了一阵尖锐的辱骂声。

“这他么谁啊?这么拽,居然敢骂老子的嫂子?”

陈世美有些怒火中烧,不知道怎么搞的,自己喝下了那黑色小瓶内的药水之后,整个人皆都是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!

“陈小兰,你给我死出来!你装什么好妇女?你老公死了,你现在不是可以夜夜寻欢了吗!”

骂声越来越凌厉,只见一名身穿淡蓝色的短袖妇女走了过来,二话不说,竟然是嚣张霸气的拧住了陈小兰的娇峰,狠狠一拍,玉足竟然是踹到了陈小兰的雪臀上!

“我的乖乖,简直是一个练家子!”

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没想到这寡妇村的妇女都这么能打啊!

“你放开我!你干什么!”

陈世美的嫂子也不是吃素的,五个手指化掌为拳,狠狠的打在了这名妇女的肚子上!

“噗..”

那蓝短袖妇女显然招架不住,正想拾起砖头,却是被一只大手给紧紧的抓住了!

“你..你是谁!”

那妇女狠狠的瞪了陈世美一眼,双目之中,竟是灼热的怒意。

“你嚣张个鸟蛋!去你吗的!”

陈世美一巴掌狠狠拍打了过去,丝毫不留情,直接将这妇女拍到在地。

“世美!”

见到陈世美突然暴走,陈小兰心中也是有了一丝的惊慌。

“嫂子放心,这贱货我还不想打!”陈世美狠狠一踩,竟然是凌空踩在了蓝色短袖妇女的雪臀上,这一踩,那可是不轻啊!

“陈小兰,你果然有养小白脸!现在你老公死了,你就让他出来作恶?”蓝色短袖妇女怒气腾腾,尽管被陈世美踩在地上,雪白的脸庞却是没有任何的屈服之意。

“都住手!”

就在双方一阵剑拔弩张之时,众人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阵轻吟之声。只见一名身穿黑色短袖的中年妇女自人群中走出,那成熟的韵味四处飘扬,陈世美看着眼前的可人儿,心中也是隐隐作痒。

这中年妇女上身黑色短袖,下身则是一件红色的裤子,看起来虽然普普通通,但却能够勾画出一道极为美丽动人的少妇曲线。

“刘霞姐!”

陈小兰有些吃惊,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出现了!刘霞的老公原本乃是石岗村的村长,由于和陈田汉一起上山狩猎,最终遇上了泥石流,双双丧命于泥石流之中。

村长死后,刘霞自然便是成了寡妇们的主心骨,此次招募男壮丁的事情,正是这个中年妇女刘霞提议的。

“王小丹,你不要太过于粗暴蛮横!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那么我们只能勇敢的面对!难道全村上下,就你死了老公?我的老公呢!他还是村长!他不也是..他..”

刘霞说着说着,眼眶之中也是有着微微猩红之意泛出,哽塞了一会儿,却也是含着泪水转过身去。

“陈小兰!你..你给我等着!”

蓝色短袖妇女眉间有着暴怒涌动,狠狠一摔手中的砖头,便是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“这什么鸟人,这么嚣张!”

陈世美望着那离去的背影,身下的柱子却是有些火热,没想到先前踩着那女人的雪臀,下身居然是有了一些的反应!

“小兰啊,受伤了么?快让姐姐看看。”

那刘霞倒是颇为善良,见到陈小兰手臂上有些伤痕,立马俯下身来帮陈小兰进行包扎。刘霞的衣领口也有些宽松,隔着厚厚的黑色文胸带,陈世美不禁舔了舔嘴巴,没想到这刘霞姐居然如此的风骚!

黑色的文胸带啊,真是令人有些眼馋,没想到这寡妇村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性感,一个比一个风骚!

“刘霞姐,我没事,这点小伤不碍事。”

陈小兰正想推开刘霞,没想到却是绊了一跤,整个人瞬间朝正前方的刘霞扑了下去!

“我的妈呀,这..小心啊!”

陈世美正想拉住陈小兰的臂膀,没想到却是措手不及,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摔了下去!

“扑通!”

只听一阵声响,两女皆都倒在了泥地上,这番动静倒真是不小,周围的寡妇也是尽皆跑了过来围观。

冷不丁的摔倒,却是让陈世美看见了一道春色风景,这番成熟的妇女风景恐怕不亚于田间的男上女下。

陈小兰修长的**犹如南天门一般跨开,随后紧紧夹住了刘霞的小蛮腰,而刘霞则是趴在地上,这番姿态就好像驯兽师驯兽一样。

自己的嫂子一头青丝散乱,粉红的文胸带缓缓露出白色果实,饱满而又诱人,那玉峰上的果蕾微微凹凸,却是隔着粉红的文胸高高撑起。

刘霞更是像一头温顺的母狗,浑圆丰满的臀部高高挺起,看着便是令人眼睛火热,下身更是灼热焚烧!

“你看什么呢!”

就在陈世美摸着大柱子幻想之时,却是被身旁的一阵轻吟声给惊吓到了,只见一名身穿粉红色短袖的少女紧紧盯着自己。

“我没看啊!你想干啥?那是俺嫂子,俺看俺嫂子,你管得着么?”

陈世美狠狠瞪了一眼那娇嫩少女,眼睛不禁一亮,没想到这娇嫩少女也是颇为的清纯。

乌黑的马尾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,嫩白稚气的脸庞有着一颗黑痣,修长的**,浑圆而又挺翘的雪臀微微扭动,就连那成熟的娇峰也是隔着短袖撑起。

“那是我妈!你不准看!”

见到陈世美没有将淫邪的眼神收回去,那清纯少女仿佛受到了刺激,成熟而又充满着香气的娇躯一挡,很快就挡住了陈世美的视线。

“切,不懂事的孩子!我是看看你妈妈到底有没有摔伤,你想多了。”

陈世美白了这少女一眼,随即立马跑了过去,正想扶起陈小兰,这少女也是狠狠的拉住了自己的臂膀。

“你干嘛?快给我松手!”

刚想发怒,没想到眼前的少女也是来了劲,银牙一张,竟然是狠狠的咬在了陈世美的手腕上。

“你..你属狗的啊!”

轻微的疼痛自手腕上缓缓传来,清纯少女没有松开嘴巴,反而是加大了力度!

“你就有看!你看我妈妈的屁屁!我咬死你!奶奶说了,死了老公的女人不能给男人看!”

这番刁蛮的攻势颇为毒辣,陈世美两三下便是招架不住,没想到石岗村变成寡妇村后,就连十几岁的少女也是继承了寡妇的风范..

“小莲,住手!那男人是你陈世美哥哥!”

陈小兰拍了拍**上的尘土,不禁苦笑了一声,没想到眼前的两人竟然是发生了误解。

“世美哥哥?不..不会吧!”

被称作小莲的清纯少女有些吃惊,连忙松开嘴巴,乖乖的站到了刘霞浑圆挺翘的臀部后方。

“小莲,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,就算咬人,也得看看对方是谁,一个女孩子家,怎么能够随意乱咬人?”刘霞不禁叹了口气,真是女大十八变,自己的女儿和当年的自己倒真是颇为相像。

“小兰妹子,这..这位就是..”

一旁的刘霞有些惶恐不安,眼前的陈世美人高马大,足足一米八公分,简直一个活生生的山东汉子啊!

“刘霞姐,真是不好意思,这位就是我哥哥的亲弟弟,陈世美。”

陈小兰颇为尴尬的点了点头,一回到寡妇村,自己除了大哭之外,竟然是忘记了陈世美的男壮丁工作!自己作为一个中介人,介绍男壮丁才是真正的王道啊,没想到却是让眼前的两人引发了这一系列的误会。

“不..不会吧!这就是田汉兄弟的弟弟?”

刘霞嫩白玉手轻捂红唇,脸庞之上却是一阵惊讶之意,没想到这死去的陈田汉居然有着这么高大的弟弟。

“刘霞姐好!”

陈世美倒是颇为聪明,立马嘴巴甜甜的叫喊了一声,随即弯腰敬了个大礼。

“兄弟别客气,真是太客气了。”

刘霞火热的目光横扫了一遍,心中暗暗吃惊,没想到这陈世美比陈田汉还要强壮!就是不知道下身的柱子是不是也这么强大..

“小莲,还不道歉?”

刘霞扭了扭浑圆的臀部,轻轻一拍刘小莲的玉肩,凤眼微微一斜,这刘小莲也是彻底安分了下来。

“世美哥,对..对不起!”

稚嫩的脸庞微微泛红,仿若火烧云一般滚烫,擦了擦红唇旁的白花花口水,随后便是无比尴尬的跑进了村子内。

“呵呵,这小丫头,还真是很有趣。”

陈世美双目微咪,心中却是有了一些的淫邪想法,不知道将这刁蛮的少女全身衣服扒光,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那她还会不会如此的刁蛮任性?

“小兰,你应该知道规矩吧?现在的村子不是石岗村,是寡妇村..外面的男人,是不能随随便便进出村子的。”

刘霞挺了挺饱满的胸脯,风骚的身躯勾画出一道成熟的少妇曲线,这身材,简直是魔鬼般的存在啊!

“我当然知道,你看,咱们村不是要招募男壮丁吗?我让世美来,你看行么?”刘小兰拍了拍陈世美的肩膀,一抹纯真的少妇笑容浮现在脸庞上。

“行是行,只不过..”

刘霞柳眉之间有着微微皱纹爬起,心中却是泛起了嘀咕,没想到这陈世美居然也要来当男壮丁?这样一来,名额恐怕不够啊..

“刘霞姐,咋了?难道我不行?”

陈世美有些慌张,若是自己无法进入寡妇村,那么以后如何跟嫂子见面?这寡妇村之中少妇众多,还有不少的未成熟萝莉少女,就这样放弃男壮丁的职位,那..那也太可惜了!

对于陈世美来说,进村当壮丁是假,偷看寡妇洗澡才是真的!之于自己的嫂子嘛,以后来日方长,就算是孙悟空也可以慢慢降服!

“不是不行,是需要面试,算了,你们两先跟我来村长室。”

刘霞扭了扭浑圆挺翘的臀部,迈着那成熟风骚的步法缓缓走进了村子,看着眼前的可人儿,陈世美不禁吞了口唾沫,二话不说,立马跟陈小兰携手走进了寡妇村!

村子内不会很大,除了几十座破旧的茅草屋,唯一完整的水泥房赫然矗立在大平地之上。

不用说了,这水泥房肯定是村长室,寻常的穷苦人家哪里能住上水泥房?只有位高权重的村长才有这个资格,当然,这水泥房也是颇为的不起眼。

“滚开!男壮丁老子当定了!”

“去你娘的,男壮丁你能当?”

“二狗子,你已经有老婆了,你还想混进寡妇村玩女人?”

一大群道貌岸然的男子抽着大烟,皆都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,而他们的身后,自然就是那所谓的村长室。这几个鸟男人聚集在这里,目的和陈世美一样,自然是为了当男壮丁!

当然,也是为了偷窥寡妇洗澡,若是能够手到擒来一两个,那更是爽歪歪..

“你们听说了么?寡妇村的寡妇经常跑到河西边的小湖里洗澡!”

“我靠,真的吗?这么胆大风骚?”

“据说啊,不少寡妇已经不再守寡了,那麦田的地里啊,那可都是活生生的春+光哟!”

这些男人越谈越兴奋,随后有几个竟然是当众撸管,就差爆发射子弹了!就在一大伙男人谈得眉飞色舞的时候,三道身影却是往这里缓缓走来。

正当这一伙老小年轻男人谈得火烈时,背后却是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响,未等众人反应,只见一个巨大的木桶竟然是横空飞了过来!

“哎哟!”

那二狗子措手不及,正想翻身爬起来,没想到却是被木桶给砸了个满怀。

“草特么的,谁啊!”

周围的老男人也是拾起砖头,正想打群架,但却是被眼前的成熟妇女给深深的吸引了。

“刘霞..刘霞姐姐!”

二狗子有些微微吃惊,毕竟眼前的女人可是惹不得,若是激怒了她,进军寡妇村当男壮丁的事情可就泡汤了。

身后的小年轻们也是唯唯诺诺的退了几步。一旁的陈世美心中也有些暗暗赞叹,没想到刘霞的老公虽然死了,但她一个弱女子居然是雌风未衰,硬生生的扛起了寡妇村的所有重任!

在来的路上,刘霞一直走在前头,陈世美便是乘机问了问关于刘霞的事情。

陈小兰先是苦笑一声,随后便是娇声细语的诉说起来,当然,陈世美听完之后只感觉眼前的刘霞异常的坚强!

没想到刘霞的故事也不简单,她的老公本是石岗村的村长,老公死了之后,她不仅仅要还债,而且还要担任起石岗村的所有重要任务。这种压力与打击,恐怕就是一般的女人也难以难受啊!

和自己的嫂子相比,两人的经历简直是天差地别,虽说这刘霞也是良家妇女,但全村的女人都有一个特点,那便是死了丈夫,没了男人!

眼前的几个混混小流氓,陈世美就算是瞎子也能够看出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这些人的目的和自己一样,无非是想纵横寡妇村,成为众女的夜下情人而已。

不过这寡妇村的少妇哪有那么容易降服?光光是自己的嫂子,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阿庆嫂!

先前自己的大柱子在嫂子的面前露了出来,可是自己的嫂子却没有半点的脸红,可见嫂子已经对男女之事没有惧意,甚至是颇为的熟悉..

光靠脱衣服,耍无赖,这种下三滥手段是无法驾驭寡妇村的众女的。况且寡妇村的妇女皆都颇守贞洁,从上香祭拜这一点来看,陈世美完全能够感觉到寡妇村的妇女并不寂寞。

问题就在这里,如何挑逗起她们的寂寞,从而如鱼得水的纵横在寡妇村..

当然,要想驭女无双,得先从嫂子开始,得先当上寡妇村的男壮丁!俗话说得好,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逢春,有着自己的嫂子作为中介,眼下男壮丁的事情也会变得简单起来。

“二狗子,你前面说什么?嗯?”

刘霞细长丰满的**横空一跨,颇有风范的将村长室的木门给狠狠的踢开了,浑圆的雪臀扭了扭,随即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毅然的走了进去。

“好凶猛啊,和前面的刘小莲有的一拼,不愧是母子,就是不知道床上会不会也这么的凶猛,嘿嘿!”

陈世美乘势瞄了两眼,也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剩下的老男人一阵唏嘘,本想发飙揍人,没想到丢木桶的居然是刘霞女村长,这番霸气与魄力,真是一个活生生的女强人!

人群骚动之下,几十号男人便是涌了进来,一个个争先恐后,迫不及待,仿佛就怕男壮丁这个工作被人家给抢走。

“咦?这妞是谁?身材蛮不错的,比刘霞姐还好呀!”

二狗子见到前方的陈小兰正扭着挺翘的美臀,风骚的姿态,柳枝般的细腰,顿时间,心中的色心也是渐渐的升起。

“不管了,先偷袭一下!”

二狗子浑身欲火焚烧,那粗糙的大手实在是忍不住了,顷刻之间便是探出了淫邪的双手,飞快的朝陈小兰那挺翘丰满的**上拍打去!

“呀!”

一阵清脆的响声陡然传出,陈小兰猛的一回头,正想发怒,却是找不到偷摸自己屁屁的坏男人。

“嫂子,咋了?”

陈世美感觉有些不对劲,那粗壮的手臂一拉,很快便是挡在了陈小兰的面前。

“小兰妹子,咋了?”

见到陈世美挡在陈小兰的面前,而前方的一群老男人也是爆射出淫邪的目光,不断的扫在陈小兰的隐秘三点上。

“都给我老实点!”

见到陈小兰面红耳赤,而二狗子却是得意洋洋,刘霞闭着眼睛都能够猜到先前发生了什么龌蹉的事情。

“哪敢呀,我们都很老实,老实着呢!”二狗子猥琐的一笑,随即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。

“谁要敢乱摸乱动,我立马砍了他的手!不,连他下身的玩意一起砍了!”刘霞面色赤红,红唇喘着粗气,嫩白的玉手很快便是从抽屉内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!

“咣当!”

一阵响声传出,当场所有人皆都惊呆了!

“真不愧是..是..村长的老婆啊!这气势简直和村长一模一样!”

陈世美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不由得吞了口唾沫,看来眼前的女寡妇还真是不敢惹!这哪里是寡妇?这简直一个活生生的母夜叉嘛!

“得了,刘霞姐,你也别猖狂!一把破刀,俺二狗子还不怕!你直接说了吧,招募男壮丁需要什么要求?要钱么?我二狗子有的是钱!”二郎腿一翘,那二狗子嚣张霸气的点燃了一根香烟。

“二狗子,你说啥?你有种再说一遍?”

尖锐的怒吼声突然传出,只见村长室门口出现了一名身穿火红裤子,褐色的短袖的中年妇女。

“老子要当男壮丁,你他么的耳聋了?草泥马,识相的,滚一边去!”二狗子这番嚣张,那可是叼到了极点啊!

“呵呵,二狗子,你转过头来,你看看我是谁?”

那中年妇人微微一笑,淳朴的笑容立马浮现在脸庞上,紧接着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阴沉!先前的笑容,尽皆变成了狰狞!

“老..老婆!”

二狗子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几乎是颤抖的,他知道,这下他完蛋了。

“你个死不要脸的臭男人,你娘的,你长本事了?居然敢来应聘男壮丁?”那妇人好生厉害,巨大的山峰隔着褐色的短袖高高撑起,随后一挺木桌,单手就将二狗子给拎了起来!

“老婆,你听我解释啊!这男保安每月有3000元钱工资啊,我..我是在绞尽脑汁的赚钱啊!”二狗子一脸的委屈,整个五官就像苦瓜似的,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。

“绞尽脑汁的赚钱?我看你是绞尽脑汁的当男壮丁吧?不,应该是绞尽脑汁的玩女人?玩这群寡妇?”那中年妇女好生毒辣,话语更是一针见血,直接说中了二狗子的死穴!

“请你嘴巴放干净点!”

刘霞柳眉有些微微皱起,她作为寡妇村的女村长,显然不允许这种脏话出现在寡妇村!

“怎么,你他娘的不爽啊?你个臭婊子,死了老公的贱货!”那二狗子的老婆更凶猛,这一张嘴,竟然是脏话满天飞。

“你有老公很牛逼?我看你老公下身的玩意根本不能动,别说伺候你了,每天晚上能把你搞出尖叫声就算不错了!老娘没有男人伺候,一样活得好好的!”

刘霞走上前一步,莲花般的手掌缓缓展开,毫不留情,直接狠狠的摔了二狗子老婆一巴掌!

“你..你敢打我!”

那妇人又哭又闹,胸前的山峰也是不停的甩动,竟然是隔着短袖荡漾起了一层层动人的波浪。看了一眼身旁的二狗子,这男人简直就是废物,见到自己被打,居然也不替老婆还手!

“我和你拼了!”

那妇人怒火中烧,随即拔起木桌上的菜刀横冲了过来!

二狗子的老婆被刘霞当众摔了一巴掌,那五个鲜红的指印,却是牢牢的印在了嫩白的脸庞上。

这一巴掌摔下去,可是惊动了在场不少的老男人,没想到这刘霞死了老公之后,雌风却依然不减,反而做事情的态度与方式也是越来越像女村长。

不少老男人皆都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瞄了一眼发怒的刘霞,心中的小家伙却是不停的跳动。

看来以后想私通寡妇村的妇女,恐怕没有那么的容易了,毕竟这眼前的刘霞真是太过于凶悍,太过于严厉了。尽管有些老男人曾经幻想过和刘霞一起上床恩爱,但这种想法,今天总算可以彻底抹除了!

这刘霞身为女村长尚且如此贞洁,更何况其她的寡妇?时间一久了,这些寡妇就会铁了心跟刘霞一起守寡,最后一个个老死在寡妇村之内。

虽说刘霞身材凹凸有致,浑身也是散发着中年妇女的气息,尽管很诱人,但毕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调戏刘霞,这番气势与魄力,不愧是寡妇村的女村长!

若是惹火了这个寡妇村长,说不定下一刻自己的小柱子可就危险了,对于这群老男人来说,与其征服刘霞,不如从别的寡妇身上下点心思,一句话,这个女村长实在太过于贞洁保守了。

“刘霞,你个死寡妇!老娘要砍死你!”

众人还在议论刘霞之时,二狗子的老婆竟然是拔起了木桌上的菜刀,肥墩墩的大腿一阵抖动,两步并作三步,很快就朝刘霞的嫩肩上砍来!

这一招偷袭实在是太过于迅猛,刘霞只感觉浑身阴冷,正想反击,那寒光闪闪的菜刀已经朝自己闪来!

“糟了!”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陈世美飞快的冲了上去,凌空一脚踢出,准准的踢在了二狗子老婆的美臀上..

“死贱人,居然敢砍我?”

那刘霞也不是吃素的,毕竟人家好歹是活生生的女村长!嫩白的玉手狠狠抓住二狗子老婆的肥腰,丰满雪白的大腿隔空一跨,直接现场直播来了一个过肩摔!

“轰!”

一阵巨响迅速的爆裂开,原本完好无损的木桌竟然是被二狗子的老婆给压碎了!

“我的乖乖,这..这刘霞姐原来也是个练家子?”

陈世美吞了口唾沫,看来眼前的刘霞乃是一个活生生的硬寡妇,况且还是女村长,想要凭借雕虫小技来征服她恐怕是不可能了。比起这个,这二狗子的老婆简直就是一头肥母猪嘛!

这么肥,不到一秒钟,这木桌居然是被生生的压碎了。

“二狗子,你这个废物,快点给老娘爬起来!”

见到二狗子趴在地上不会动,这妇人也是颇为恼怒,没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这么的窝囊废!

“老婆..我..我怕啊!”

那二狗子紧紧缩成一团,先前的嚣张与霸气,可谓是消失的烟消云散!的确,不少人再次被刘霞给生生的震惊到了,先前的那肥胖的妇人,最起码也有200多斤吧?

偷袭刘霞不成功也就算了,居然还被刘霞生生摔了一跤!看来这女村长的名头没有什么水分,而是硬打硬拼出来的!

“这木桌碎了,二狗子,给我赔钱!”

刘霞精致硕大的玉足狠狠摆动,随即美腿一跨,生生的踩在了二狗子的脸庞上!

“好好好..我赔钱,我赔!”

这番气魄与阵势,真是震惊了不少的老男人,不少老男人也是一阵唏嘘,还好当初没有去勾搭这个刘霞女村长!否者,真心不知道是怎么死的..

“二狗子,不准给钱!”

正当那一叠叠红老头快要交到刘霞的手中时,肥胖的妇人立马横冲了过来,正想再次撒泼,却是被陈世美给硬生生的挡了下来。

“你..你谁啊!给老娘滚开!”

见到一米八公分的陈世美,俨然一个活生生的山东汉子,这肥婆娘也是有些微微惧怕。

“我是谁?呵呵,我就是寡妇村的男壮丁!”

陈世美灵机一动,他很聪明,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善于表现自己!说不定刘霞看自己顺眼,待会男壮丁的事情就真成了!毛遂自荐,冒名顶替,陈世美倒也是运用的如火纯青..

“男壮丁?你..你就是..”

那肥婆娘有些微微吃惊,正想破口大骂,却是被陈世美一脚凌空踹了出去!

“我们寡妇村虽然没有什么男人,但还轮不到你们这些野狗来撒野!”陈世美火冒三丈,一把手夺过刘霞手中的菜刀,横空一劈,当场将木门给生生劈成两半!

“这..这也太..”

见到那碎成两半的木门,刘霞颇为诧异,脸庞上的红润之意也是越来越浓,没想到这陈世美不仅有着好身手,而且魄力也和自己非常的相同。

这一刻,刘霞微微一笑,疑惑的心中已经有了准确的人选。

“滚开!”

陈世美挥了挥菜刀,那些老男人也是急忙的掀开木凳,一个个皆都抱头鼠窜的慌忙逃去。见到这陈世美如此的凶狠,谁还敢来和他竞争男壮丁?

别到时候壮丁没有当成,反而被这半路杀出的陈咬金给活生生的砍死..

“刘霞姐,给!”

陈世美将那一沓红老头稳稳的放在了刘霞掌内,随即拍了拍手掌,颇为潇洒自然的坐在了木凳上。

“世美兄弟,多谢你!你不用面试了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咱们寡妇村的男壮丁了!”刘霞豪爽的一拍丰满细长的**,随即竖起了大拇指,看来陈世美当男壮丁的事情那是铁定了!

“刘霞姐,真的吗!我..我可以来寡妇村当男壮丁了?”

陈世美有些欣喜若狂,没想到自己先前施展了一下身手,竟然是将大公无私的刘霞村长给打动了。

不过回头想想,陈世美还是觉得自己出手及时,若不是先前帮助刘霞处理了麻烦,恐怕应聘男壮丁就需要面试等等麻烦了..

真是应了水浒传的那句话,该出手时就出手,不出手,这白嫩嫩的泡妞机会可就枉送他人了!

“刘霞姐,这恐怕不公平吧?你先前已经答应了我,说让我做寡妇村的男壮丁,现在怎么突然反悔了?”就在陈世美一阵暗喜的时候,身后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却是陡然响起,回头一望,陈世美彻底惊呆了!

说这话的并不是老男人,而且一个极为年轻的男人,年龄大概和自己差不多,身高一米七左右,不过却是没有自己那么高大健壮。

陈世美之所以惊呆了,完全不是因为对方的长相,他陈世美还没有那么斤斤计较!眼前的年轻男人他陈世美并不陌生,因为先前在稻子地里,这个年轻男人所做的一切,陈世美已经完全看在了眼里!

没错,陈世美事先已经见过了这个男人,在那片稻子地里,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正随心所欲的蹂躏着那个俊俏寡妇,没想到现在这个年轻男人居然也敢跑来竞争当男壮丁?

“呵呵,有点意思,看来这小子是想来个暗渡陈仓啊!当了男壮丁,他和稻子地里的女寡妇也就更好接触偷情了..”

扫了一眼这个年轻男人,陈世美心中的疑惑也是渐渐解开,看来眼前这人之所以竞争当男壮丁,完全是为了私通寡妇村的女寡妇!
 
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搞了刘霞姐的女儿 下一篇:无尽的乱伦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